٩(●˙▽˙●)۶

一人で踊ってるだけ
ただそれだけだ

atr大本命! ! !
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一口气
肝了3张
还差一张大概草稿就好了(基本定位

嗯w
晚安啦
(为什么明天要上学。

今天早上来的灵感
(已经放弃写文了(不是放弃就是我写不出我要的感觉。(就试着画了

总之还是草稿(还没画完
(第一次画这种(我个人认为很长的条漫???)

总之请期待w

mafu的新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听!! ! !【暴风哭泣】

【soramafu】在鬼屋里的两个人(起名废。)

大晚上的来一发w
ooc (好像有点)
就是在乱写(不过既然是鬼屋嘛还是要描写一下鬼屋的情节的,虽然我文笔真的不好。)
蜜汁格式
【这个写mafusora的话会不会比较适合诶?! 下次写一下w(不)】
甘党乱入【但是并没有他们的糖,纯属剧情需要【umm】
真的是。。亲身。。经历。。改编的。。
总之, 食用愉快。

“呐呐mafu困我们去玩那个吧!”天月拍了拍mafu指了指对面那个很黑小屋子,上面写了“恐怖病房”

“诶?!好啊好啊!”mafu退后了几步,“我一个人的话肯定不去啊! soraru桑你去吗。。?”

soraru把自己的视线从手机上面转移过来,顺着天月的手看了看鬼屋,“可以啊,反正看上去也不是很吓人啊。。”

“soraru桑,是时候展示你的男友力了w”在一旁的伊东歌词太郎拍拍soraru的肩膀,然后拽着月子就在一边站着了。
天月: 诶诶诶诶你拉我干嘛我也要去玩! ! ! !

soraru:。。。。搞半天你们就想看我们玩啊。
mafu:“a!aa!aama酱你回来! ! ! ! ! ”(生无可恋)

——————————
鬼屋门口: “soraru桑我们来放歌吧!来破坏掉气氛”(异常的元气)mafu举着手机,“嗯。 放18半怎么样啊soraru桑ww”(一副欠吓的表情)

soraru的脸上光速的闪过一丝红晕“不。可。以!”

“嗯。。。感觉放18半会更吓人啊ww酱。。。。云说soraru 怎么样! ! !”mafu举着手机,一副欠打的表情

“mafu你再这样鬼屋你自己进去吧”

“啊啊啊不不不不soraru桑我错了! ! ! !”

————————————
“soraru桑我们比赛吧!?”
“嗯?”
“看看进去谁先叫ww! 先叫的那个要请客(⊙w⊙)哦ww” mafu一脸坏笑
“行啊。”
“这里面吓不吓人啊?”mafu仰着头看着里面一片黑的房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个人从另一边的出口尖叫着跑出来,脸色煞白,半蹲在旁边大口大口的喘气。

“ummmmmm应。。。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
工作人员:“这个是一张病例单,你们进去往后走会看到一个箱子,把病例单放进去就行了,如果不放进去的话是出不来的”然后给他们一跟绳子,让他们捏着。

“soraru桑你带头!”

“哈?为什么啊?”

“因为我是大魔法使啊!伟大的魔法师要给他的勇士在身后给他开后路!”

“哈?难道不是应该大魔法使在前面照路吗? 勇士在后面会保护魔法师嘛? ? ?而且你高啊!你高你带路! ”

“长得高跟带路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有啊!你高了就可以挡住我了”

“我呸这什么歪理啊soraru就是你怕吧!胆小鬼soraru”(鬼脸)

“刚刚是谁说要我带路的。。”

工作人员: mdzz。特喵的求你们快点进去后面还有人啊! ! ! !
于是最后还是soraru带了路。

——————————
soraru慢慢掀开帘子,一个贞子背对着他们蹲在墙角。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ooooooooooooooosoraru桑!!!!!!”mafu已经忘了之前比赛的事情了

soraru踢了一脚贞子,发现是假的,又踢了一脚

(假的贞子: 我有一句妈卖逼我他妈现在就要说)

“走吧进去吧!”soraru回头看着抓着他袖子的mafu,手腕上还缠着staff桑给的绳子。

“我不! ! ! ! !”刚刚是谁说要比赛的。

“后面还有人呢快一点啦!这是假的不用怕啊”

soraru摸摸mafu白色的毛,顺了顺。

“我不我不我不::>o<::”

“mafu,”soraru的靠过来,压低声音,吹了口气“你再不进去信不信我拿绳子把你绑进去你就不要出来了。”

“はいはい(ó﹏ò。)”
【无比心动的动作配着一点也不心动的话语。】

“mafu,能不要拉着我的袖子吗?”

“诶?!”

“再拉我怕我的袖子被你拉掉了。。。”然后伸出手,“拉这个吧/////”

“哦。。。。哦/////////”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soooosoraru桑救命啊啊啊啊!!”mafu指着那个坐在病床上的,脸已经腐烂掉眼珠子仿佛碰一下就会掉出来的尸体,“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
“so。啊啊。。soraru桑? ”
“走。。走吧,反正是假的”soraru声音有些颤抖,拉着mafu继续往前走

so的os: 我(哗——(脏话) 我要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男友力,男友力。我怕个啥?!

来到一个过道,soraru拨开帘子,一脚踩上去,脚底微微一陷,差点没站稳。
“so。。。soraru桑”mafu的声音听上去更害怕了,目光呆滞,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你。。。你看。。。”慢慢抬起来手来

顺着目光看去,然后又撩开帘子,soraru看见了,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奶奶。在相当于来说唯一的比较亮的灯光下,老奶奶的脸显得格外恐怖:  腐烂的皮肤,快要瞪出来的眼球,配上芝麻大小的瞳孔,还有那个不管什么角度看好像都在盯着你的目光,好像下一秒就要推着轮椅追上来w

等等,下一秒就要追上来?

soraru回头看了一眼老奶奶,老奶奶的嘴角那上扬到不科学的弧度,他拽紧了mafumafu的手,加快速度继续往前走。

快点结束吧! 走了多少了现在?

“pong! ——”拐角的窗口处,本应该安静坐着的护士小姐伴随着一股烟 “peng”的一下跳起来,眼珠子蹬的快要掉出来了,眼白在昏暗的走道里格外的显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哗——)”mafu终于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尖叫,震得soraru耳膜有点疼。。

然后。
mafu想脚底板抹了油一样的跑了,然后因为手腕上还绑着绳子,我们可怜的soraru也一起。。被拽跑。。。
soraru: ? ? 卧槽这不对啊! 不应该我拉着他吗?!

“soraru桑你看前面最后一个拐角了! ! ! !”

mafu试图打开门 但是没有用,怎么都开不开
“对了,不是说要把什么卡放进去吗?箱子呢?”soraru捏紧了mafumafu的手(才不是害怕呢)

回过头看见一个梳妆台,面前透明的玻璃板下面有个带着缝隙的小盒子。

“应该就是这个了”soraru把卡投了进去
(与此同时,mafu: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peng! ”面前的玻璃板灯光一亮,半个腐烂不清的尸体附带一个眼珠子贴在玻璃板上,抽搐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同时爆发出尖叫,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

——————————————
“呼。。。。呼。。。。。” soraru插着腰,喘着气。用余光看看蹲在一旁的mafu,这次真的是吓坏了吧。

“soraru桑! mafu困! 怎么样啊!”月子跑过来,后面跟着负责拎包的(划掉)伊东歌词太郎。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ma酱啊啊啊!”mafu一把抱紧了有点懵的天月,开始爆哭。

soraru正要过去,歌词太郎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啊里面? w”
“我觉得你跟天月应该进去试试w”soraru露出来危险的笑容,歌词太郎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啊。。。。哈 ? ”

end
你问我后面发生了什么?_?

我怎么知道啊你问他们啊!【喂!】

【分享前几天的真实情况】
进去之前:
a:去不去鬼屋啊!?
bc+我:好啊我一直想去做个死!

鬼屋门口(一片黑)
a: ayanoku你带头!!!!
我:卧槽为什么!!!(然后因为心软还是带头了。。)
【帘子打开了,一个长发白衣的东西蹲在门口(cnmb)】
我: 我c(哗——(脏话。。))
后面一堆人吓傻了
然后队伍就僵持了5分钟。a一直拉着我的包然后我进不去。其他人一直再吵。。。

工作人员: 你们快点进去后面还有人呢!

a: 姐姐她是不是活的啊!(指着那个东西)

工作人员: 她要是活的早就跳起来打你了! 快点进去快点进去!

【然后又一个10分钟过去了。】
友人们abc:
我靠我进不去啊😭好吓人不进去了!😭
然后我就跟同行的一个男生一起进去了,当然是他带的路

进去之前,我:你要保护我啊卧槽!!!!
然后就很丢脸的我进去一直在抓他的肩膀

出来后
男同学: 卧槽我肩膀被你抓好痛。。。(揉肩膀)
我: (已经被吓傻了也没叫就是傻了我出来的时候是被a拉出去的我的脑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完全被吓傻了脑子是空白的整个有点缺氧头半天没缓过来)

最后总结
我tm
再也不去鬼屋了
再去我就是zhu!
就这样!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抽到白衣ma了! 还有面罩so😭😭😭😭😭
(死亡)

【soramafu】魔法使与护林人

夜巡的魔法使和护林人w


ooc有

私设有【mf的私设我画了来着请看我的主页】

友情向(大概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小学生文笔  

食用愉快w

(1)

夜幕降临,在城市的夜空上,一道银光划过。 

“啊真是的!所以最后一天了为什么要夜巡嘛!明明巡完就可以回去了嘛!” 白发少年披着单薄的斗篷坐在扫把上,按了按头上的魔法帽。帽尾上的星星标志风被吹的一晃一晃的,“好冷啊!!” 


“啊……啊……阿嚏!” 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结果重心没抓稳,差点掉下去。 


“呼----吓死了。” mafu悄悄为自己捏了把汗,抓紧了扫把,果然下次还是要把teru带着啊,卡比果然还是不能当守护神啊。但是teru那家伙估计还在生气吧,诶真是的明明都给他喂高级纸巾了他怎么还不理我啊QAQ,他知道去找高级纸巾有多麻烦嘛真是的…… “


算了反正也不急着回去,飞慢点吧,还能暖和一点。”mafu把扫把放慢速度以后干脆躺在扫把上,翘着腿,看着夜空,长时间看着城市的灯光眼睛都酸了。“城市的雾霾也太严重了吧,连星星都看不见,真惨啊” 说着伸出手打了一个响指,几颗小星星从指尖跳出来,飘向空中,给漆黑的夜空做了一些点缀。mafumafu的父母在世的时候都是掌管非常厉害的星系守护者,所以理所当然mafu学的魔法也是根星星有关的。


 风慢慢的刮了起来,温度好像又比之前低了很多,mafu不得不好好坐在扫把上,确保自己不会掉下去。平时一项听话的扫把突然发了疯一样的开始往前冲,空中飘起了雨。 “诶什么情况??!!” mafu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默默起了念起咒语,平时根本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雨越下越大,雨点打湿了自己的斗篷,尽管已经是夏末了但是晚上温度还是很低,mafu不经打了个寒颤, 扫把已经带着他飞出了城市,来到了一个没有一点亮光的地方,他现在头很晕,已经没有精力去控制扫把了,


当然,他也没有看清前面的一棵树。 


“砰-----!”



Mafu晕了好长一会儿,终于睁开眼睛,神智算是回来了一点。试图挪动身体发现自己挂在一根不是那么结实的树枝上,然后“咚-----!”的一下一屁股摔到地上。 


“あ。。。痛い。。。!!!” 这一摔,整个人算是清醒了。


mafu揉揉自己的头,拍拍衣服站起来。 “啪嗒”(响指声)一声变出一颗小星星,这下亮了不少。借着星星的亮光,mafu找到了他那把抽了风的扫把,已经断了用不了了;衣服帽子什么的都湿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可以先过夜的地方。


Mafu念起了咒语,尝试着让星星带路。这是他小的时候外婆教给他的,小时候的mafu可是个小路痴呢,每次去外婆家都找不到路,最后每次都是外婆拎着一个小蜡灯,找到了躲在树下面哇哇大哭的小mafu。 


咒语似乎很成功,星星慢慢的往前飞,mafu在后面跟着,今天能不能找到可以过夜的地方全靠它了。雨似乎没有又要停的样子,有那么一刻他开始抱怨为什么自己学的不是什么火系的魔法或者什么可以控制天气的魔法,偏偏学个星系:一个并不是那么有用的魔法。 


走了不知道多久,mafu的头又开始疼起来,现在温度似乎又降了不少,他发抖的裹紧自己已经湿透的斗篷。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了吧,他突然笑了一下,反正自己从来就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东西,活着死了都一样


 眼前突然亮了不少,mafu用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缓了好久才让眼睛适应这股亮光,他摇摇晃晃的扶着树走到亮光前面,是座不大的房子。mafu敲响了门,视线已经模糊了

 “你好,这么晚了找谁啊?”一个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话还没说出口,mafu就晕了过去。



 (2)

“唔……” mafu被阳光照起来,发现自己睡在柔软的床上,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不过已经干净了,斗篷挂在外面,自己的小包就在旁边,东西也没有少。他有些恍惚的起了床,在屋子里转悠。


 “诶你已经起来了啊”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里面的屋子里传出来,那人一头蓝色的头发,特别像天空,穿着黑色的斗篷,抓抓后脑勺走出来,“看来你恢复的不错啊,昨天新调的药还是蛮成功的。” 


“你给我调了什么药?”


 “可以恢复身体治感冒的药,看上去效果不错啊” 蓝色少年微笑的看着mafuamfu,“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要是想害你的话你现在早就死了” 他的脸色飞快的暗了那么一下然后就被温暖的微笑填满, 


“你好,我叫soraru” soraru友好地伸出手 


“Mafumafu ”

 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所以soraru桑你是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嘛?” mafu一边吃这面包一边看着在喝咖啡的soraru


“嗯是这样的,我从小就住在这里哦” soraru抿了一口咖啡,“说起来你昨天怎么会找到我家的?” soraru话题一转,他家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  


根Soraru大概说了一下昨天的扫把抽风然后怎么找到这里的全过程, 

“看不出啊,你是魔法使啊,还是星系的” 

 “诶看不出嘛?!”

 “你是的话干吗不直接给自己变出个北斗星指路啊”

 “昨天太累了嘛。。已经神智不清了,连求救都忘记发了” mafu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 


“嘛不说这些,你的扫把还能用嘛?” 

 “啊好像不行了诶” mafu从自己的随身的小包里拿出已经断了两截的扫把 

“你这扫把已经很旧了啊,反正坏了就去换一个新的吧” soraru看了看mafu手里的两截扫把 

“不”

“为啥?反正这扫把对你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soraru盯着他看,深蓝色的眼睛似乎能看透眼前颤抖的人。

“……” 一整沉默 

“嘛我也不强求你,把扫把给我吧我帮你修好”

“诶soraru桑你还会修扫把???”  

“父母以前是开魔法道具店的”  soraru端起咖啡杯,杯子里的咖啡荡漾起了一些波纹然后平静下来反射出soraru凝重的眼神。  


“好的那就拜托了!” 

“你先去休息吧,我明天就可以帮你修好,我先睡了” soraru慢慢站起来,扶着墙走到自己房间。 


“Soraru桑……没事吧” 

“啊没事,一会儿不要进我房间,也不要叫我” soraru轻轻推开了mafu,自己摇摇慌慌的走进房间,关上了门,留下来有些懵的mafu



“呼------- ”Soraru一进屋就瘫倒在地上,“果然人形维持的太久了啊,还好进来的早。” 一整白光包裹这soraru,几秒钟之后光芒散去,只剩下一只小小的深蓝色的小猫。 


“啊……去休息会儿吧” soraru舔舔自己的爪子抹抹脸,轻巧的跳上自己的床,把身体缩成一个圆,就睡着了,早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 



tbc[后续什么的有灵感了再写]


本来想写点特别复杂的剧情可是我写不出,就还是写点简单的吧,。。

想写的带血的最近www

但是写不来。。。

倒是看吧,你们要是要继续看的话我就继续写,没人要的话就算了w

嗯就这样

晚安w

私设www
夜巡的魔法使まふまふww

在试着写写长篇吼ww
总之会加油的w
【说不定会先画一下设定w】
总之请期待w
【说起来soraru的毛到底怎么画啊(抓狂)】

想吃小笼包想吃生煎想吃牛肉面想吃糖油粑粑想吃粢饭糕想吃小馄饨想吃章鱼丸子想吃糖醋排骨想吃旋风土豆想吃蛋包饭想吃蛋糕想喝柚子茶想喝抹茶想喝西柚茶想吃红烧鸡翅想吃猪排饭想吃鳗鱼饭想吃粽子想吃麻球想吃找照烧鸡想吃饭团想吃全家的便当(怨念。)